奥斯卡九十周年:获奖影片无黑马 更追求多元和宽容!

万众期待的电影盛事——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圆满落幕,各大奖项均已颁出!今年《水形物语》和 《三块广告牌》两强争锋,最终 《水形物语》成为全场最大赢家,它不仅拿下最佳影片大奖,“陀螺”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也顺利拿下最佳导演奖。这场强手如云的大结局,你猜到了吗?

下面小编为你送上完整榜单,片荒不知道看啥的就照这个来!写作时不知道用啥素材更要看看这个!

今年恰逢奥斯卡九十大寿,似乎像是一位迈入鲐背之年的老人,走得愈发四平八稳——从山姆·洛克威尔的最佳男配角到加里·奥尔德曼的最佳男主角,从科比·布莱恩特的最佳动画短片到《寻梦环游记》的最佳动画长片,几乎百分百一如外界预期。

此前最具悬念的最佳影片两强之争,最终以《水形物语》夺魁告终,令支持《三块广告牌》的影迷失望不已。后者虽获得七项提名,但却没能入围最佳导演这重要一项,或许成了其最终落败的致命伤。要知道,在奥斯卡历史上,未获最佳导演提名但却能拿到最佳影片的,总共只有过四次——《铁翼雄风》《大饭店》《为黛西小姐开车》和《逃出德黑兰》。唯一的小冷门是在最佳纪录片奖项,此前呼声最高的阿涅斯·瓦尔达的《脸庞,村庄》输给了关于俄罗斯冬奥会禁药丑闻的《伊卡洛斯》。

可以说,今年的奖项归属相当平均:《水形物语》以四项领衔(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艺术指导、最佳配乐),《敦刻尔克》拿下三项技术奖项,《三块广告牌》《寻梦环游记》《至暗时刻》《银翼杀手2049》各得两项。

奥斯卡小金人离中国影人渐行渐远,但奥斯卡获奖影片离中国观众却是越来越近。往年的奥斯卡获奖影片总是“看起来很美”——过了很久才会在内地引进上映,奥斯卡热度已过,且不少影迷已从其他途径看过了影片。错过了上映的最佳时机,致使这些影片在国内上映票房平平。不过这两年,这一状况有了极大改善,奥斯卡影片引进“提速”,尤其是今年的第90届奥斯卡,细数一下获奖影片,会发现,大部分已在国内上映。

加里·奥尔德曼以《至暗时刻》当之无愧地获封奥斯卡影帝,影片去年在国内上映,被业内认为是一大“遗珠”,口碑极高,却因宣传不够而票房惨淡。加里·奥尔德曼饰演的丘吉尔被认为是奥斯卡影帝的最佳人选,事实证明,他获得这一奖项轻松得有如探囊取物。

目前正在上映的《三块广告牌》获得了最佳女主角和最佳男配角奖,弗朗茜·麦克多曼德和山姆·洛克威尔两人夺奖也是实至名归。《三块广告牌》于3月2日起在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以下简称“艺联”)旗下的合作影院专线放映。上映四天票房已过1700万,成绩还算不错。

此外,获得最佳动画长片和最佳原创歌曲的《寻梦环游记》,获得最佳剪辑、最佳音响效果、最佳音效剪辑的《敦刻尔克》和获得最佳摄影、最佳视觉效果的《银翼杀手2049》,都曾在国内上映。

今年的金球奖颁奖典礼,女明星都穿上了黑色晚礼服。在本届奥斯卡上,为女性发声,同样是一大主题。获封影后的弗朗茜·麦克多曼德在发表获奖感言时提议所有的女性被提名者起立,为女性势力鼓劲。

乔丹·皮尔与《逃出绝命镇》荣获最佳原创剧本奖,他在现场感谢了自己的母亲:“这个剧本我创作了很多年,原本以为这个剧本不可能拍出来……我要感谢我妈妈,教会我即使面对歧视和仇恨,也要学会用爱回应。”

年届“九旬”的奥斯卡虽然近年来受到不少诟病,但显然更希望这个奖项可以更加多元化和宽容。这从一些奖项即可看出,例如最大赢家《水形物语》即出自墨西哥导演之手,吉列尔莫·德尔托罗在发表获奖感言中更是强调自己“移民者”的身份。智利影片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这部《普通女人》讲述一个变性女人在恋人死后的心路历程,并由变性女演员主演。而获得最佳动画片长片奖的《寻梦环游记》主创上台领奖时,致谢墨西哥人民和他们的绚烂文化传统。

2018年是奥斯卡第九十周年,壕气十足的学院用4500万块施洛华奇水晶打造了一个亮晶晶的豪华舞台背景,连颁奖典礼之后的官方晚宴都被布置得金光闪闪。设计师德里克·麦克莱恩表示,这是为了展现“光亮与反射”的主题,真的是大写的有钱了。

奥斯卡颁奖典礼走过90个年头,无论得奖名单、典礼花絮或是巨星红毯都是万众瞩目的年度影坛盛事,不过你知道众星斗艳、争相抢镜的奥斯卡红毯,它的红色其实不是真正红,而是“特殊红”,而且这张红毯还是每年“用过即丢”吗?

在举行典礼的杜比剧院前摊开长长的红毯,其面积约5万平方英尺(约4645平方米),需投入18人与900小时才能铺设完毕。根据外国网站《Meaww》报导,奥斯卡红毯承包商Signature Systems集团主管阿迪加(Moises Arteaga)受访时表示,奥斯卡红毯其实并不是真正的红色,而是奥斯卡主办方美国影艺学院(AMPAS)的“学院红”,但这个学院红到底是用什么配方调色出来,是个“不能说的秘密”。

奥斯卡红毯除了引领出席巨星的行径方向,也有“止滑”效果,让他们尽情展现炫目魅力。不过这张如此费工,来历不简单的红毯,学院竟然不会重复使用,而是“全数销毁”绝不留存任何痕迹,学院出手就是大方,看来这些明星走过的闪耀足迹只待镜头追忆啦!

上一届奥斯卡颁发最大奖最佳影片奖时,《爱乐之城》剧组被通知上台领奖但最终获奖的却是《月光男孩》。

经历了去年的大乌龙,第90届奥斯卡颁奖典礼,吉米·坎摩尔开场白,吐槽去年最佳影片乌龙事件,“听到你的名字,先别着急站起来哦。”

为了防止再次出现乌龙事件,这一次主办方变机智了:特写镜头之下,颁奖嘉宾手中的信封上,都用大字标识了奖项的名字。

科比·布莱恩特的退役短片《亲爱的篮球》摘得最佳动画短片奖。凭着这部时长6分钟的短片,退役两年的科比从篮球场走到了奥斯卡颁奖典礼,成为历史上第一个拿过奥运会金牌、NBA总冠军戒指并得到奥斯卡的人。

在20年的职业生涯中,科比实现了总冠军、常规赛MVP、总决赛MVP、全明星赛MVP、得分王、最佳阵容和最佳防守阵容7大荣誉大满贯。2016年4月,科比宣告退役,此后便监制了退役短片《亲爱的篮球》,该片制作耗时8个月之久。

今年的颁奖礼上体育元素受到热捧。科比亲吻小金人的消息被刷爆了朋友圈。这位退役两年的湖人名宿以一部《亲爱的篮球》如此之快就征服了奥斯卡,实在让人感叹。颁奖典礼上,科比说到:“作为篮球运动员,我们本该闭上嘴,只管运球。我很高兴我们能做到的远远不止这些。”

《亲爱的篮球》是根据科比·布莱恩特献给篮球运动的告白诗歌信改编的动画短片。2015-16赛季结束时,科比正式退役,而在此之前,他创作了一首诗,名为《亲爱的篮球》。谈到自己的写作水平,科比曾经进行这样的解读。“我总是享受写作的过程,我有一个很好的老师,他教会我如何讲好一个故事,如何写好一篇文章。当我来到这个联盟时,我就一直保持着写作的习惯,并且反复练习。我在写作中找到了乐趣,并思考每一个章节的分布,思考接下来应该出现什么样的内容。”

2018年3月5日,第90界奥斯卡刚刚落下了帷幕,得到最佳改编剧本奖的,是风靡全球亚文化群体的《请以你的名字呼唤我》。除了俊美清纯的男主角,深入刻骨的恋情,这部片子的插曲也是优美动人,情深意切,让人一听之下,犹如回到了透明的夏日,少年时期的微风海边。

故事发生在八十年代的意大利里维埃拉,每年夏天,十七岁的少年艾力奥(提莫西·查拉梅 Timothée Chalamet 饰)都会跟家人一起来此地度假。今年,和他们共享假日时光的,还有来自美国的奥利弗(艾米·汉莫 Armie Hammer 饰),高大英俊热情开朗的奥利弗很快就获得了艾力奥一家人的喜爱。随着时间的推移,艾力奥和奥利弗之间渐渐产生了致命的吸引力,但性别和年龄的桎梏让他们迟迟无法跨出那关键的一步,与此同时,单纯善良的少女马奇娅(艾斯特·加莱尔 Esther Garrel 饰)也向艾力奥奉献着自己的感情和身体。最终,汹涌的激情冲破了艾力奥和奥利弗之间的防线,两人开始了一段注定不会有结果的恋情。

《水形物语》不负众望,拿下了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原创配乐三个奖项提名,成为本届奥斯卡的最大赢家。

《水形物语》是墨西哥裔导演吉尔莫·德尔·托罗的又一部奇幻题材的电影。该片故事设定在1963年的美国冷战时期,讲述了一个关于人鱼和人类的爱情故事。影片中的三个主要人物,一个是残疾人,一个是黑人,一个是同性恋,很难让人不产生一些关于隐喻的联想。而这个隐喻最终的导向也是好莱坞白左们一直宣扬的普世价值观——对爱情的歌颂、对权威的反抗,回归人性,抛除歧视。

美国密西西西比州的艾宾镇,一条人迹罕至的小路上,三块高大的广告牌,矗立路边。内容很刺目:

这三块广告牌就像火药,在宁静的小镇上燃起熊熊大火,几个人的生活因此发生改变。

表面上,女主米尔德是个冷酷无情的狠女人。她用广告牌督促患有绝症的警长破案,引起全镇人的不满。在广告牌被烧后,她火烧警察局,烧伤了在里面的迪克逊警官。这样咄咄逼人,真是人神共愤。可随着剧情的发展,你又会觉得米尔德是个不幸的女人。丈夫一直对她家暴,最终抛弃她和两个儿女。儿女也不尊重她,女儿遇害那天晚上,本来要借她的车出门,她不借,女儿摔门而出,并诅咒自己被,她却说:如你所愿。结果一语成谶。这成了扎在她心头的刺,让她悔恨难安。

电影的优秀之处,在于它提醒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构成冲突的未必是善恶之间,一种善和另一种善可能导致紧张,一种恶和另一种恶也可能归于和解。

故事改编自著名的二战军事事件“敦刻尔克大撤退”。二战初期,40万英法盟军被敌军围困于敦刻尔克的海滩之上,面对敌军步步逼近的绝境,形势万分危急。英国政府和海军发动大批船员,动员人民起来营救军队。

英国士兵汤米在逃离海滩的过程中相继结识吉布森与亚历克斯,同时民用船主道森先生与儿子彼得、17岁少年乔治也离开英国,去往敦刻尔克拯救士兵。三人陆续搭救了海军、飞行员柯林斯及汤米一行人,而战斗机飞行员法瑞尔则在被敌人双面夹击的艰难情形下顽强战斗。

影片的故事从陆、海、空三个角度讲述,在德国军队的包围下,每个人不得不为自己的命运背水一战,才有可能活着回家。

没有英雄、没有美女、没有最后一秒拯救世界拯救宇宙的责任,只有望不到头的海和年轻军人的求生欲。也许人生就是这么一场孤独且结果难料的撤退吧。

当人们站在历史进程的右侧,回头看二战时,看到的往往是领袖的英明神武、战士的英勇机智、人民的万众一心……

奥斯卡大热影片《至暗时刻》(Darkest Hour)却把观众带到历史趋势线的左侧,让我们看到了完全不同的景象——已知的文明世界正在迅速崩溃,而结局未知。

该片主要讲述了备受纳粹势力侵袭的二战时期,英国首相丘吉尔面临的最重要的审判:是向纳粹妥协做俘虏,还是团结人民群起反抗?丘吉尔将集结整个国家为自由奋战,试图改变世界历史进程,度过黎明前的黑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