差一步成魔-盘点那些有可能加盟曼联但最终未成功的11大巨星

如果曼联的先发是这些人:加斯科因、齐达内、巴蒂斯图塔……那么红魔可能会变的更加强大,但遗憾的是这些人最终都未能加盟曼联,是什么原因导致红魔失去了他们呢?让我们顺着时间的轨迹来一起回顾一下吧。

不可一世的国王埃里克.坎通纳在1997年8月退休了,所以弗格森必须要填补存在于球队以及所有曼联球迷的心中的大漏洞。令人生畏的高手,有着如坎通纳那般非凡领袖风范的巴蒂斯图塔理所当然地征服了弗格森。但巴蒂的价值被抬到了税后年薪200万英镑,这大大超过了当时曼联队工资结构的上限,可恶而又吝啬的时任曼联主席的爱德华兹最终终止了这笔潜在的交易。

费格森这辈子最失败之处莫过于,他“垂涎”像里瓦尔多和罗纳尔多那样的超级球星,但在每一个赛季的日志上,他的计划却一次又一次被清除的一干二净。

“我自己的感觉是,如果肯花大价钱弄来几个能为你带来欧洲冠军杯的球星,只要你能把他树立成一个榜样,你的球员对于他的到来不仅是期待,而且还会产生一种需要——因为那些特殊的球星会影响周围的人,因此他身边每一个人成功的机会都会增加。”弗格森当时对记者说。

几个星期以后,弗格森没花什么钱就搞定了谢林汉姆,后来这位老将的一个进球和一次助攻帮助曼联搞定了欧洲冠军杯。也有人说,如果买了巴蒂,也就没有最后两分钟进球那么刺激了。

然后呢,真神一般的巴蒂斯图塔留在了佛罗伦萨这座城市,当他代表佛罗伦萨队在99/00赛季的冠军联赛中作客老特拉福德时,独一无二的巴蒂带来了曼联队所失去的感觉——他释放出一种强大的带有一种原始美感的力量,射穿了博斯尼奇和曼联队的大门(虽然曼联最终3比1胜出),在2000年的夏天,巴蒂最终选择了罗马,并在那里完成了多年的夙愿。也许曼联应该祝福他,但更多的可能是遗憾吧。

在87—88赛季期间,一个年仅20岁的早熟天才在英甲联赛大放异彩,曼联队一度引以为豪的三名中场与之相比简直就是相形见绌,他就是保罗·加斯科因,英格兰报纸当时的评论是:“Gazza身上的肥肉看上去充满想象力”

弗格森当然不会放过他,这个老头飞往马耳他(度假)后,立即与加斯科因取得了联系,电话那头Gazza说:“你一回来,我就签约。”但过了几天,曼联主席爱德华兹来了电话:“加斯科因已经签约热刺啦!” 据当时的小道消息传闻让加斯科因改变主意的原因是:热刺队为他的父母买了一套房子。

然后呢?在意大利世界杯之后,伤病和生活的放纵使这个足球天才逐步走向毁灭,在1996年欧锦赛回光返照之后,Gazza就彻底的不属于足球了,费格森说:“”我很想知道在他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

1996年夏天,尽管曼联队拿下第二个双冠王,弗格森仍然想弥补国外右边锋坎切尔斯基转会埃弗顿队所留下的空缺——当时他认为,新秀贝克汉姆的潜力和未来应该在中路发展。

在欧锦赛开幕之前,弗格森曾和坎通纳谈论过法甲波尔多队的齐达内——那个把曼联队长挤出国外国家队的球员,弗格森想知道那个波尔多中场是否能在右路展开纵深活动,坎通纳的回复是弗格森应该去问齐达内本人。但可以肯定的是“ZIZOU”已经完全把自己当作一个中场核心了。

弗格森和时任曼联队首席行政官员的斯科特针对齐达内数次观看了波尔多队的比赛录像,但此时距欧锦赛开幕不过一个月,老谋深算的弗格森于是拍案:“先看看那个秃子如何表现再说”。

不幸的是,伤病阻止了齐达内,他的能力得不到充分的发挥。失去了齐达内的想象,国外队变得非常平庸。在半决赛中他们被捷克队击败——确切的说是被如日中天的右边锋波波斯基击败。于是一个月后,弗格森掷出了支票本,老特拉福德的右路迎来了新主人——一个披着浓密卷发的捷克人最终取代了那个谢了顶的阿尔及利亚后裔。

然后呢?齐达内加盟尤文图斯后几乎得到了一切。作为中场核心,他帮助球队两次赢得意甲冠军,并率领国外队先后获得世界杯和欧锦赛冠军。在意大利的五年使得他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组织型中场和最昂贵的球员。

还有,自从1996年欧锦赛后波波斯基就变得非常平庸,打中前卫不行,反而转而改踢右前卫的贝克汉姆则红遍全球。

在84/85赛季,莱切斯特城队的前锋莱因克尔赢得了英甲联赛金靴奖。缺少一名真正中峰的曼联队意识到莱因克尔的合约将在1985年夏天结束,球队总经理阿特金森立即与莱因克尔的经纪人霍姆斯(此人曾暗示莱因克尔可能想转会曼联)进行接触,但曼联队面临的问题是不得不筹集80万英镑,这需要他们卖掉斯塔普莱顿。尽管国外波尔多队表示对此人有意,但他们的开价却不能令曼联队满意。

捉襟见肘的阿特特金森只得给霍姆斯打了一个电话,他建议莱因克尔重新与莱切斯特城签下一个为期一年的短约以作权宜,曼联将在这一段时间内筹集资金。但就在莱因克尔签约前的一个小时,他接到了埃弗顿队经理肯达尔的电线万英镑!这是一个令人目瞪口呆的数字,对曼联队异常不满的莱因克尔来到了埃弗顿。

后来,明知留不住希勒的布莱克本队同意他和经纪人与其他俱乐部商谈转会事宜。1996年8月2日,弗格森与希勒面谈,而希勒的两个主要问题听起来相当有趣:能否主罚点球(答案:也许,如果坎通纳射失点球。)和能否身披9号球衣(答案:no problem。)

“我得到的所有反馈都显示只有一个俱乐部曼联对他感兴趣。”弗格森回忆道,但是四天之后,希勒经纪人的一个电话暗示布莱克本队主席沃克尔仍然不会将其出售给曼联。又过了两天“愤怒疯狂”的弗格森得到了一个官方发布的消息—希勒以1500万英镑加盟纽卡斯尔。弗格森的评论是:“真是太糟糕了”。

罗恩开始行动了,他打了无数个电话试图弄走普拉特,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甚至普拉特家乡奥德汉姆的球队都让自己的孩子吃了闭门羹。但最后,意志薄弱的CREWE队老板经不住阿特金森的喋喋不休、没完没了的唠叨,忍痛将“一无是处”的普拉特收至账下。